甲基硅酸钠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甲基硅酸钠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石油开发环保与外交的博弈-【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17:43:11 阅读: 来源:甲基硅酸钠厂家

石油开发:环保与外交的博弈

中国页岩气网讯:来自各国的科学家、政治家和商界人士将北极研究站作为临时会议中心,讨论全球变暖和低碳经济的问题。而在距离北极几百英里的斯瓦尔巴群岛,冰川正缓慢融化,气候变化逐渐加剧。

瑞典议员安德斯·维克曼说,“全球变暖对北极的影响要比世界上任何地方要大。尽管科学早已证实事实如此,但大多数政府都未采取必要的行动”。

石油开发热潮呼啸而来

科学家预测,2100年以前,可能有30%的物种灭绝,孟加拉国1/5的区域会被淹没。维克曼呼吁,免除所有化石燃料补贴,致力于可再生能源生产,建立可持续发展的未来。

然而,在临时会议中心外的灰色北极水域,危机正悄悄逼进。石油开发的热潮呼啸而来,随之而来的将是更多的二氧化碳排放以及类似于2010年墨西哥湾漏油事故的风险。

同时,石油钻探也可能引发领土争端和国际纷争。最近,阿根廷就对英国在马尔维纳斯群岛的开采行为表示不满。

北极新奥尔松国际科考站不仅是拥有政治管辖权的挪威人的基地,而且是英国、印度和中国科学家的基地。科考站不只是为科学而设,更是各国未来在北极地区象征性的政治和经济上的赌注。

尚未明晰的海域归属权

从格陵兰岛到巴伦支海,钻探工作正有条不紊地进行。不断上涨的油价和慢慢消融的冰雪吸引了更多开发商来这里钻井、开采和运输。然而,北极海域的归属权却远未明晰。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签署的《斯瓦尔巴条约》规定,包括英国在内的十几个签署国享有陆上采矿权。然而,究竟斯瓦尔巴群岛沿海水域是否属于挪威大陆架的一部分,各方颇有争议。而挪威和俄罗斯也曾就巴伦支海水域的渔业权发生过冲突。

挪威贸易部长特龙·吉斯克认为,这种不确定性不应被夸大。提到去年与俄罗斯协议解决巴伦支海的领土问题时,他说,“在这片海域,我们与其他国家争议并不多”。

该协议在北极地区的影响会为斯瓦尔巴群岛附近的地区带来财富,同时也会增加奥斯陆维护主权的压力。

英国律师戴安娜·沃利斯的一次演讲触到挪威的痛处,在谈到关于斯瓦尔巴群岛未解决的争端时,她坚称,“欧盟在该地区拥有更广泛的合法利益”。

沃利斯说:“斯瓦尔巴群岛的地位需要公开讨论,我不明白为什么所有人都对这种公开讨论望而却步。似乎他们都在等待一个突发事件,然后才能真正解决这个问题,比如发现石油。”

在阿拉斯加、俄罗斯和格陵兰海域进行钻井作业的国家似乎并不需要更广泛的讨论,他们乐于将讨论局限于北冰洋周边国家组成的北极理事会的范围内,并认为,像美国和加拿大这样的海域争端问题要通过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来解决。在环保组织和国际社会的反对下,这些国家将坚决捍卫实施自己国家石油法规的权利。

沃利斯说,“不管愿意与否,北极现状的处理已然成为每个人的义务。越来越多的国家在北极地区拥有合法利益,也就有了某种意义上的统治权。这是挪威和北极地区其他国家都需要关注的问题”。

“北极勘探是一场豪赌”

绿色和平组织曾强制阻止在格陵兰和阿拉斯加的钻探活动,而挪威环保组织Bellona则与奥斯陆展开了一场唇枪舌剑的争论。

该组织领导人弗里德里·豪格说,“在该地区进行石油勘探实在是一场豪赌。这里有许多需要担心的因素,如鱼、核废料、生态系统的脆弱性以及北极地区的地缘政治等。人类成了开采石油的疯子,而这种行径不会得到广泛的支持”。

挪威国家石油公司的目标坚定地指向北方,其认为,在北海安全的作业经验同样适用于北极和亚北极地区。

目前,挪威国家石油公司与俄罗斯石油公司正在斯瓦尔巴和什托克曼气田开展合作。

挪威国家石油公司指出,其自2007年起就运营了首个北极近海气田Snohvit。该公司67%股份归为国有,其与俄罗斯石油公司签署了战略勘探和生产协议,并帮助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建设了规模庞大的北极近海气田什托克曼。据悉,什托克曼的探明储气量要比整个挪威的现有探明储量还多。

豪格指出,“北极地区化石燃料的开发热潮将导致二氧化碳排放量剧增”。

吉斯克认为,挪威寻找化石燃料的进程与新奥尔松寻找低碳方案的路径没有冲突。他说:“我们都要长期依赖化石燃料。而天然气是通向低碳世界的桥梁。如果欧盟能用天然气发电厂取代燃煤电厂,那么20/20的目标(到2020年,实现碳排放量减少20%)就可以轻易实现。”

相比之下,吉斯克更关注欧盟能源专员甘瑟·奥汀格近期对奥斯陆的访问。奥汀格此行旨在推行新的监管制度,他认为,欧洲是挪威石油和天然气的重要客户。欧洲需要一个共同的海上安全制度,这也是挪威要加入欧洲共同体的原因之一。

而吉斯克则称,挪威和英国在能源方面比其他欧洲国家有更多经验,没有必要改变一直运作良好的制度。

在新奥尔松的讨论并没有涉及新冷战时代的北极矿产。维克曼更担心的是全球变暖问题,他敦促部长,要增强公众对气候变化所造成风险的意识,并能采取及时行动避免灾难发生。

灵宝设计工作服

淄博工作服定做

金州西装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