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基硅酸钠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甲基硅酸钠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难忘的坂仔之旅

发布时间:2020-06-30 18:49:07 阅读: 来源:甲基硅酸钠厂家

小时候,读鲁迅驳《外国月亮比中国圆》一则注释:林语堂,福建龙溪人。龙溪,漳州也。于是心里疙疙瘩瘩,耻于吾乡有此一人。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后,一个真实的林语堂慢慢地走近我们,家乡人也感兴趣去了解他,读他的著作。于是回忆录、传记,一本一本书我都去翻阅。出生地、祖籍、鼓浪屿,我也满怀兴趣一一去走访。

不知为什么,坂仔对于我,一直有一种道不清的情愫。从林语堂传里,知道坂仔是林语堂的出生地。初访故居,没有留下什么印记。那普普通通的小平房,我仔仔细细、里里外外看了一遍,想找出点蛛丝马迹,应证书本叙述之处,然而几件蒙尘的家具,随意堆放在那里;还有那口干涸水井,默默无言,在屋后角落里,真是难以想象,眼前的一切,很难让人联想少年和乐、顽皮而又充满童真的林语堂?离开后,一回过神来,一阵遗憾,发现连拍张照片也没有。

再游坂仔已是初夏。午后,高高蓝天上几朵乌云,密密匝匝的树影不摇晃了,欢叫的知了沉寂了,习习的凉风没有了,一股沉闷的暑热笼罩在周围。“也许将有一阵暴雨来临。”我担心地说道。

“不怕,到坂仔不要半个小时,雨淋不着我们!”同行的小朱热情之心不变。

出县城,只见绵绵群山相对,形成一条地美物丰的小走廊;也许林语堂与香蕉有着不解之缘,他的祖籍——五里沙也是著名的蕉乡,此去之处,一望无际的蕉林,绿叶下香蕉串串;眼望处,层层绿荫露出点点红瓦,袅袅炊烟。

遥望远方,山峰出现了沉重的云片,这些云片一动不动地停在那里,下垂的云边紧贴在模模糊糊的山腰间。一层云絮遮住了太阳,天空变成灰色。后来,一阵狂风刮过地面,吹得蕉叶沙沙响,卷起了黄沙尘。云层飘动起来,许多褐色的尾巴往下拖着,圆形的云彩顶端闪着白光。

公路旁那条当年林语堂乘着小船外出求学的河流,早已不能行船,绿波轻轻地流淌过黄褐色沙床,鱼翔浅底。

我们行进通往镇上小路,风刮得更狂,蕉叶被风一吹掀起叶背,上下翻动,闪亮着蓝色的光点,沙啦沙啦地响。坂仔河对岸的一块地方,从亮白色的云边上撒下斜雨,形成的虹光像一条五色的带子束住了雨点,云雨很快就会飘洒过来。

雨来了,我们躲进河边的加油站。滂沱大雨从山间斜飘下来,先是狂风斜掠过蕉林叶端,盘旋而过,接着大雨倾盆而下,它不像落在地上,倒像落在心里,我担心雨还不知道下多久?热心的主人请我们进屋,泡上清茶招待我们,坐在宽敞大厅,无奈地向窗外望去,雨越大,心越沉,想着这渺茫的“等”字,一怀憋闷。

暴雨还在下着,是烟是雾,我们辨识不清,只见灰蒙蒙一片,把一座座高山,上上下下,裹了一个严实。群峰越发显得崔嵬了。

风渐渐趋平静了,雨也小了,雷声沿着蕉林向远方隐去,漆黑一片的天空变成无数云团,有的浓些,有的淡些,在翻滚,在飞翔;山间的林涛,虽还喧腾,渐渐地静止下来,只有小雨点还在刷刷地、刷刷地响。碧波浅底的河流,现在卷起浊浪,奔流而下。

我和小朱,趟过积水的路,顺着河边走到那座质朴乡间小屋前。我们是独自来访,没有人为我们开门,面对着大门紧闭的房子,我们俩各自端起相机,寻找自己满意的角度拍照了。

小雨点还顺着龙眼树叶滴下来,噼噼啪啪滴到地面上,我只好撑着伞,又要拍照,顾此失彼,不知如何是好?前面那排宿舍走来一位老师,微笑地点点头,我还没明白他的来意,他已撑起我手中的雨伞,我不由地感激问道:“老师,贵姓?”

“林!”他轻淡地回了一句。

对着小屋,龙眼树,我选了个角度,打开了闪光灯,嚓嚓,按动快门,连续拍了好几张。又到屋后,拍了一张井的照片。再要多拍一张,底片完了,只好到走廊换上胶卷,重新补上一张。

等我拍完,天还下小雨。“到我家泡茶吧?雨停了才走。”我俩高兴地接受他的盛情邀请。临别前,我感谢地说道,等相片洗出来,将寄一张给他。然而,回家以后,疏懒成性的我,到今也还没把照片寄去,不知道林老师会以为我是个食言者?也许他早已习惯林林总总的来访者,毫不介意曾有这么一回事。

登上归程,背着相机,似乎得到某种满足,虽然没有进到屋里看上一眼,我早已心满意足了。也许,这是喜欢爬格子者的心理吧?

离开坂仔,天空经过一场暴雨洗礼,湛蓝湛蓝,山也格外青翠,一阵云雾又飘过山间,虚幻飘渺。我不知道,林语堂历经无数次如此风雨心灵间种种的感受,看到只是在他的笔端上留露着对这片故土的无限的眷念!

Numpy 数组属性和方法丨慕课网教程

Ajax 前后端交互例子丨慕课网教程

TypeScript 交叉类型丨慕课网教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