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基硅酸钠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甲基硅酸钠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太原古稀老人钻研19年拿到9项国家专利

发布时间:2020-07-13 21:35:37 阅读: 来源:甲基硅酸钠厂家

杨玉贤研究的同层排水系统的部分管道

79岁的杨玉贤向记者讲解自己发明的同层排水系统

79岁,本是在家颐养天年的年纪,家住太原市鱼池街的杨玉贤老人却退而不休,和蹲、坐便器及排水管道较上了劲儿,还把发明钻研当做自己的挚爱。

19年来,寒来暑往,杨玉贤耐得住生活的清苦,不打牌逛街,不结群引伴,却只痴心于一张张图纸和一堆堆数据,最终研发出一整套集排水、节水、防滴、防漏、防臭、防堵和同层敷设等多项功能于一体的同层排水系统,还获得了9项国家专利,其中多项专用管件及产品功能填补了世界空白,在实践中创造出了显著的经济效益。

就以目前省城广泛采用的不锈钢公厕来说,按6个蹲位计算,如果改用同层排水系统,包括人工、材料、器具等所有费用大概是5000元左右,而且可以彻底解决臭、漏、堵等问题。

【初衷】

只想让自家厕所空气清新一些

和杨玉贤老人的结识,缘于11月20日刊发的一篇题为《太原“飘香公厕”三座剩两座“飘香”主题不理想》的稿件。见报当天下午,记者接到市民白先生打来的电话,他说,通过稿件了解到省城目前正在改造的“飘香公厕”,主要是通过放置清新剂来实现“飘香”,非但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而且改造费用及后期维护费用还高,他认识的一位老同志,十多年来一直在做这方面的研究,多项发明还获得了国家专利,最近刚刚通过国家专利认证的一套系统,不仅能够一劳永逸地解决厕所臭、漏、堵等问题,而且改造费用还比较低,希望记者能够去了解一下。

12月14日下午,在白先生牵线下,记者终于在杨玉贤老人的家里见到了他。刚刚落座,没有客套、没有寒暄,甚至不等记者说明采访意图,老人就迫不及待地拿出了一堆塑料管件,开始安装、讲解。一个个专业术语、计算公式让记者听得云里雾里,近一个小时的介绍后,老人好像才意识到大家的存在。

和刚才的滔滔不绝相比,老人随后的表述却给人一种不善言辞的感觉。提及多年来的研究初衷,老人有些羞涩地告诉记者:“就是因为家里厕所太臭,想着能通过什么办法来改善一下。”那是1992年,杨玉贤还是省测绘局外业大队大队长,经常奔波在各种工地现场做测量。“开始也没有多想,每次用完马桶就把盖子盖上,下水管道也用橡皮塞子堵上,可还是总有臭味翻上来。”杨玉贤说,趁着外出的机会,他特别留意一些宾馆、饭店等公共场所厕所的除臭办法,基本上都是用清新剂、香水、熏香等“遮掩”法,并不能从根本上除臭,于是他就琢磨,“治标先治本,首先得弄清楚臭味的来源。”

1994年,杨玉贤退休,也就是从这一年开始,他正式钻研起了“厕所问题”。

他不厌其烦地出入各种公共场所的厕所,观察研究,甚至逢人就问,最终总结出散发臭味的三种情况:人们方便后挥发在空气中的臭味;在冲洗过程中附着在管道上的遗留物,平时不要紧,但只要遭遇阴雨天气,味道就会比较重;家里如果长时间不住人,下水管里的臭味也会翻上来。

??? 【过程】

子女不支持老伴有委屈还搭上了几乎所有的积蓄

知道了臭味的来源,怎么才能在方便过程中减少臭味的挥发?又怎么才能阻止管道中的臭味翻上来?随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杨玉贤又到处搜集素材,研究起了厕所构造。最终得出的结论是:如果在设计上稍作改动,臭味应该会小很多。

那时候,杨玉贤家及大多数公共场所的厕所使用的都是蹲便器,存水弯设置在蹲便器的前方,人们方便后,大便在便池滞留时间相对较长,臭味也比较重。“如果把存水弯放在后面,人们直接便在水里,味道肯定会小一些。”于是,杨玉贤一有时间就在纸上勾勾画画,设计厕所的样子,并参阅大量相关文件进行反复论证,最终设计出了一款自己比较满意的蹲便器,还几经周折自掏腰包做出了模具。

当时,正值北京公厕改革,并面向全世界征集公厕设计方案,开展首都城市公厕设计大赛。看到这一消息后,杨玉贤很是兴奋,感觉自己这两年的研究好像就是为这次大赛而准备的。他毫不犹豫地报了名,还拿到了项目优秀奖。这个奖项不仅是对杨玉贤成绩的肯定,而且更加激发了他研究的信念,而在随后的十多年里,也正是这一个个的荣誉激励着他继续坚持。“总觉得时间不够用,根本不舍得去玩儿。”杨玉贤告诉记者,退休后的这19年来,他的所有时间都用在了思考、设计、制图、计算、论证这些管件上,就连睡觉也经常被突然出现的灵感所惊醒,他近乎痴狂的行为引起了周遭人的不满。“大家都觉得我是不务正业,同事、朋友都很不理解,说我研究啥不好,研究这些臭管子,而且你个外行,能研究出个啥来。”说起周围人的态度,杨玉贤有些失落,他告诉记者,就连子女也很不支持,尤其是三个儿子,觉得老人这么多年只出不入,几乎把所有的积蓄都搭上了,还要整天东奔西跑的,特不值得,老伴嘴上虽说只要能帮他完成自己的心愿,她绝不拖后腿,可心里也是一肚子的委屈。而杨玉贤一心想着的,也就是希望在他百年之后,能给子孙后代留下点什么,而且他对自己的研究一直都充满了信心。

【成果】

9项发明获国家专利多项发明填补了世界空白

“味道是小了,可每次上厕所都得特别小心,因为在大便落下去的那一刹那,很容易把水溅在屁股上,很不舒服。”问题出来了,杨玉贤又开始想办法:“如果给存水弯放一些塑料球,应该会起到缓冲的效果,不至于把水溅起来。”于是,杨玉贤专门找了一个公厕做起了试点,可塑料球经常被偷走,他不得不不停地补充,而且上面也容易沾上粪便,很不美观。他又想,如果存水弯的高度达到一定比例,是不是就不容易溅水了?于是,杨玉贤又在存水弯高度上做起了文章,从100毫米到90毫米、80毫米……经过反复尝试,杨玉贤发现,存水弯太高容易溅水,太低又不容易把粪便冲走,只有在30毫米的时候,两个问题都不会出现。

臭味小了,也不溅水了,杨玉贤又开始考虑美观的问题,于是,他给存水弯设计了坡度,可以将粪便都隐蔽起来。厕所的问题解决了,可地漏里的臭味还是不时翻上来,杨玉贤联想到农村灶台上使用的风箱,给地漏里加装了一个活动挡板,有水压进来时,挡板自动开启,没有水压时,挡板就会闭合,这样管道里的臭味就被很好地隔离了。

此时,杨玉贤又发现原先那种管道很容易堵塞,还经常漏水,所有管道又都在楼板下,维修起来很不方便,这一系列的问题让杨玉贤茶饭不思,一有时间,他就跑去各种建筑工地看构造,和设计院的专家们交流经验,一回家就直接钻进书房,和一个个数字、公式、理论较劲儿,在他的苦心钻研下,一个个问题迎刃而解。他又有了更大胆的设想:“正常情况下,家里厨房、卫生间要延伸出很多管道,而且和楼上楼下相互交叉,万一有啥大问题,就得动大手术,如果所有这些都能在自己家里解决掉,不仅可以节约资源,而且还可以避免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最终,杨玉贤研发出了一整套集排水、节水、防滴、防漏、防臭、防堵和同层敷设等多项功能于一体的同层排水系统,并于今年成功申请了国家专利。至此,杨玉贤已经获得了国家知识产权局颁发的9本“实用新型专利证书”,其中,他设计的防负压多功能地漏、同层排水专用管件、水封公式、防臭公式等多项发明填补了世界空白。

【期盼】

自己的研究成果能够分享给更多的人

“专利只有实现成果转化,才能方便人们使用,推动社会发展,才更能体现它的价值。”在杨玉贤看来,只有实现社会效益最大化,他的这些研究才算真正成功。而这些年来,因为专利的原因,也有不少企业找上门寻求合作,老人也有过尝试,但情况并不理想。

目前,也只有北京火车站、天津火车站、辛集皮革城、太原市公厕改造工程、太原建筑设计研究院、山西省省直机关经济适用房、湖北宜城市天盛花园、武汉新时代商务中心等有限的区域,或多或少地采用了这套排水系统,这显然和老人的预期目标有一定差距。“使用这套排水系统的人都反映,噪音明显降低,维修起来也方便了,最大的亮点是可以省很多水。”采访快结束时,杨玉贤终于忍不住,给自己的发明做起了广告,他介绍,过去的座便器一般冲水量在12—13升之间,现在一些地区规定新标准为9升以下,而同层排水的结构已实现了6升,并在水箱、冲水阀及控制器上进行了合理的改进,可以按需任意控制。他以三口之家举例,如果一家人一天内大小便10次,1年能节省12吨水。“成本也不高。”杨玉贤补充说。就以目前省城广泛采用的不锈钢公厕来说,按6个蹲位计算,如果改用同层排水系统,包括人工、材料、器具等所有费用大概是5000元左右,而且可以彻底解决臭、漏、堵等问题。“不是说因为这套系统是我发明的,我就说它好,而是它确实具有显著的社会和经济效益。”杨玉贤一再强调,这么多年,自己并不是为了申请专利而搞发明,也不是为了钱财而做研究,他只希望自己的研究成果能够分享给更多的人。

苏州工作服订制

格尔木西装制作

中餐厅定制制服

安徽工服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