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基硅酸钠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甲基硅酸钠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跨年度行情是否已经揭开

发布时间:2020-10-17 01:21:49 阅读: 来源:甲基硅酸钠厂家

跨年度行情是否已经揭开

经过连续下跌之后,市场迎来一波反弹,这是否意味着市场已经企稳,跨年度行情是否已经拉开了序幕?深圳合信资产管理董事总经理冉兰和西藏同信证券高级投资顾问山鹰皆表示,市场目前处于底部区间,未来震荡上行或是大概率事件。  短线下跌空间有限  中国证券报:11月份以来这波杀跌,如果找原因的话,得从哪些地方找?  冉兰:上涨的过程中,大家对于政策微调预期比较大,当然它的客观基础是因为市场的估值到了相对低位区域,但是这样一轮快速的抢反弹过后,我们发现很多政策好像是按部就班推出,并没有像大家预期的那样给市场注入明显的活力,所以出现短线回落是非常正常的。这就好比目前的市场经过这么长时间的调整,像大病初愈的过程,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肯定是要有一个过程的。  山鹰:首先下降趋势没有被突破过,从技术派人士角度来看,可能这一轮反弹是小C4反弹以后,完成C浪的调整,在这个过程中,技术性因素占上风,这是第一点。第二点是C4反弹以结构性上涨为主,主要是文化传媒以及围绕着新兴产业在涨,整个大的权重股基本上没有太大的变化。当然2300点这个位置应该是估值相对比较低的区域,在这个位置,市场应该会反复,这个位置很有可能像1664点这个位置,那个时候也是市场波动性比较多,市场也是进入比较低的估值区间,市场各方面也预示着未来管理层会在资金方面有进一步刺激性动作。短期来看,技术性调整决定了目前的调整,但调整的幅度、力度预计相对有限。  主持人:刚才大家都谈到了估值的问题,一是最近一些大行在抛售银行股 ;二是最近外汇占款骤降,这代表着热钱可能流走了。从这两个角度来讲,我们的估值是不是还有下跌空间呢?  冉兰:这是比较有意思的话题,很多人把中国的估值跟资金量,或者说跟热钱挂在一起,最近我们做了一个统计,就是说人民币汇率跟热钱的关系,从这个里面其实我们基本上可以简单地推导到一个结论,即人民币升值的预期不在了,甚至这两个线连到一起,有可能会回到由过度升值走向修正的过程,这个修正必然会推出一个结果,就是热钱撤出,但热钱撤出不必然推出来估值一定会下降。其实我们看到中国的市场上,热钱囤积的大部分区域不在股票市场,很多热钱是通过实业或者是变相进入到房地产市场,这一次热钱的流出,我觉得可能还是跟政策对于房地产市场的定向调控有关。如果我们把A股市场跟房地产市场或其他泡沫市场相比的话,显然房地产市场是个大泡泡,这样一挤其实有利于结构调整,当然从总量上看,热钱的确往外流是负面因素,但整体而言,A股市场的估值优势能够不断地吸引市场资金。  保增长或提上日程  主持人:导致国内市场杀跌的因素,在什么情况下会结束?真正的反弹在什么时候、什么情况下能够到来?  山鹰:我觉得这与资金面很有关系,当资金的累计效应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可能反弹的拐点就形成了。从目前管理层的倾向来看,已经逐步有一些宽松的意味在里头,而且我们也看到最近的PMI已经跌到50%以下,后面肯定会有一个保增长的过程,因为转型升级的过程中,经济不能出现很大的下滑。在这种情况下,经济稳定是重中之重的工作,所以今年在压通胀以后,明年可能会保增长,12月份中下旬甚至明年1月份,可能信贷投放量会比较大,财政投放量也会比较大,所以目前市场预期的财政投放量也开始逐步地显现。我觉得在这样一个累计效应形成以后,市场可能会自然而然形成拐点。目前从技术上来看,等到跌无可跌的时候也会形成拐点,从目前成交量持续萎缩的状况来看,也显示出2300点这个位置将会是市场底部的区间,什么时候是拐点?我觉得不是幅度问题,是时间问题,这个时间离我们不会很远。  主持人:刚才说到政策放松,想问两位一个问题:全球主要央行都在放松货币政策,如果国内也放松,会不会对通胀形势带来负面影响?  冉兰:我觉得首先投资者不要对货币政策突然放松有过高预期,现在以我的观察来看,尽管11月份开始,大家都谈到把保增长放在重要位置,但是货币基调到现在为止没有更改过来,仍然还是适度从紧的货币政策,而且这个适度从紧可能会定向从紧,泡沫比较大的地方还是不会放松。我并不认为明年一年货币会给很多支持,只不过A股市场会迎来一个喘息的时机。海外市场的放松跟我们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情况,人家是防止经济衰退,要不断地注水,我们是通胀过高了以后要做收紧的动作。而经济政策有时候就像泄洪一样,要有平衡的考虑,所以从基调上来讲,保增长是国内政策从来都没变过的首要目标,但它一定会在保增长和控通胀之间找到一个平衡,这个平衡点在我来看将给明年的行情增添相对偏正面的分数,但这个分数不会特别高。  山鹰:我们看到房地产的调控政策动向,抑制房价明年可能仍然还是主基调。而在CPI中,房地产的计量权重今年调高了30%,房价目前处于快速回落阶段,所以后面CPI的回落也会非常快,这样一来,明年CPI要翘头的可能性就不是太大。  明年震荡走高概率大  主持人:最近各大行业规划密集出台,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也要召开了,中央一号文件好像也有眉目了,炒作题材并不缺乏,但很奇怪的一点是,美国股市涨了那么多,中国股市涨得并不算多,市场没有什么热情,这是什么原因?  冉兰:从任何时候来说,市场都不缺题材,缺的是热情。就现在的市场来看,我觉得还是和目前的行情性质有关,这个行情起来就是反弹。从技术上看还是弱势,从未来一个月、三个月的量来看,我们也看不到大量资金进来的迹象,虽然它是低位,但不代表着马上就能蓄水,所以这种情况下它只能表现出间接式或脉冲式的板块热情。中央一号文件每年都会提,对行情的影响,有时候是一日游,有时候稍微长一点,但对公司基本面短期没有很大帮助,对于炒作来说似乎也是无迹可循。其实或大或小的题材是次要的,热情是主要的,但热情是要靠真实的资金做支撑的,而真实的资金是靠信心来支撑的,现在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目前大盘处于很低的位置,但信心还不足,市场还是偏弱。  山鹰:我觉得每年炒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或一号文件,行情持续性并不长,关键还是要看经济未来的动能。我一直在思考,目前传统性行业是不是有新的发展契机,比如有的产业可能处于边际效应递减的过程中,如港口、机场、高速公路,这种行业基本上是边际效应递减,没有成长性,但能不能把这些行业的资产盘活,做得更好。以前一直在说能不能聚积一些民间的资本进入,把这些资产做得更好。  此外,对于目前的新兴产业,比如七大战略新兴产业、文化传媒等等,未来如何找到一些能够立竿见影的,能够促使这些产业在短时间内体现出规模效应的东西,这可能是最重要的。明年可能在“十二五”规划的产业里面有更多深入的东西可以挖,明年的行情因此也可能是结构性行情,而不应该关注市场指数还会跌到哪儿去,是不是还会出现系统性风险,我觉得现在真出现系统性风险的可能性并不大,因为整个国家对经济的主基调就是稳定,稳定中才能够促使产业升级,促进经济转型。  主持人:既然谈到板块,我们谈一下消费 。如果让你们选的话,在大消费概念里你们会选哪个板块?  山鹰:应该首先看医药,我觉得医药未来的成长性或可持续发展的潜能还是比较大的。我们看到中国的人口逐步进入老龄化阶段,对于药物的需求量会比较大,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疑难杂症都可能会出现,能治疗疑难杂症的医药股值得看好,比如重庆啤酒,就是因为乙肝疫苗而涨幅比较大。  冉兰:过去的一年如果把白酒和医药做一个对比,明显是剪刀差,就是医药的估值是相对比较合理的,目前我在医药上的配置可能会相对多一点,虽然从消费习惯和未来的发展看,快速消费行业很有可能还会有更大的发展,但一定要结合估值。此外,我们还要结合消费升级的预期,“茅台”为什么能涨得更快呢?其实它也是消费升级,如果把视野拓宽一点,耐用消费品会不会也有一个升级呢?以前老百姓买一部手机几年才换,但现在更换速度加快了,当收入增长的时候,消费观念也在升级。  主持人:最后一个问题是请两位讲一讲对明年市场的预期和你们的策略?  山鹰:就目前来看,市场应该是在底部区间,有可能形成跨年度行情,明年上半年我比较乐观。从目前来看,如果大家对一些利空因素逐步消化,然后不断地形成利好预期,可能明年的行情就是反复震荡上扬,但这个震荡上扬不是像2006、2007年那样很快,它可能非常反复,而且是缓慢的,因为经济转型不是一蹴而就的,但是底部是在不断抬高的。我的策略是着重在新的产业中去挖掘机会,我们明年还是会围绕着“十二五”规划,深化“十二五”精选个股,今年可能是泛泛的炒作,而明年需要精耕细作。  冉兰:首先我们对明年的市场有一个判断,应该说是恢复性行情。主要的预期点在于经过“内忧外患”以后,政策对于经济的调控日渐成熟,冲击越来越小,而正面效应会逐渐累加,基于这一点可以关注三方面的机会:一是在前面累积了这么多年的调整以后,到低估值的品种里去寻找一些未来具有相对确定性成长空间的品种;二是未来的产业结构转型,我们比较看中内需的扩张;三是关注“十二五”规划,但要更多地关注到具体的政策措施落实到哪一步。

aeas培训

alevel辅导

培训alev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