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基硅酸钠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甲基硅酸钠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高通中国总裁孟樸TD手机应走定制之路

发布时间:2021-01-21 04:15:31 阅读: 来源:甲基硅酸钠厂家

3G应用是移动性和宽带互联网的结合

王静:TD往前走的话,应该怎么发展这些应用?

孟樸:CDMA2000,WCDMA,TD-SCDMA通常讲的是空中接口技术不同,但那些为用户提供的服务,诉求基本类似。

王静:对,用户对空中接口不了解,但会要求手机做得好看,功能要全,应用要丰富,内容要好,我们TD手机和应用这一块做得相对比系统要慢一点,这也是由3G的复杂度决定的,刚才你也讲3G前一段时间速度比较缓慢,自从有了真正的高速数据之后,像CDMA2000的EV-DO和WCDMA的HSDPA等等,使得速率达到一兆以上之后,这个市场才可能产生有这个需求,否则 384K根本无法满足业务需求的。

孟樸:这个会直接影响用户的体验。3G从消费者角度来讲的话,还是移动性和宽带互联网能结合,如果像CDMA2000,WCDMA等给用户的体验是上网,但他的体验如果跟家里面用的拨号上网速度差不多,那么对用户的体验就会有影响。所以到CDMA2000升级成EV-DO,WCDMA升级到HSDPA,那时用户体验跟家里面宽带上网一样了,用户的接受程度才会提高。

我自己就是一个例子,我们以前去美国出差到酒店里面,你一定用酒店的宽带上网,这样你才能跟外面世界连起来,自从有了EV-DO,就不用再四处找热点,,这个时候大家才会觉得3G真的很好用。

王静:我觉得上网卡是3G最直接的应用,而且会有很好的应用前景。EV-DO在美国网络里的平均速度有多少?

孟樸:我自己曾用到700到800K。

王静:那么高? 我那时候在Dallas用IS95只有30K到40K。

孟樸:EV-DO跟家里用宽带的体验一样。回想到在2003~2004年的时候,国内很多媒体和做市场调研的人都说美国3G大大落后于欧洲,其中还有人把这个归结于说因为他们用的是CDMA2000。但是你可以看到美国运营商有了EV-DO以后建网速度非常快,现在已经上升到A版本的EV-DO,上行速度也很快,这样大家享用3G就很普遍,这样也促使美国的WCDMA的运营商加速了他们的建网,这样相辅相成,实际上现在我觉得美国是WCDMA和CDMA2000用得最好的市场。

王静:美国包容性还是比较强,它各个技术都有。看来HSDPA中国移动提出明年要用,这也是大势所趋。

TD采用运营商定制, 可以规范市场与应用

王静:CDMA手机市场上无论款式,样式,数量都不及GSM那么多,我们论坛里面也有很多中国的厂商,他们谈到3G的时候还不知道敢不敢投下去做,WCDMA有很多东西是不确定的,CDMA2000完全需要跟你们谈,因此CDMA手机在中国市场相对不如GSM那么繁荣的话,是什么样的原因呢?

孟樸:我觉得两个方面的原因,一个方面生产规模是非常重要的,全球移动通信市场GSM大概占80%到85%,这个规模要大于CDMA,所以规模效应是不可否认的。

另外一个我觉得特别是在中国,运营商没有介入到手机的采购,所以基本上是手机厂家自行规划并推出终端,然后自行投入市场,所有的机会和风险都由手机厂家承担。这就造成中国的手机厂家看起来比较多,品种也比较多,但假如技术上面没有更多创新的话,那看到的就只是很多不同的外壳,在外观和一些销售渠道上进行竞争。

但是实际上从市场经济的角度来讲的话,这么做对社会资源并不是最好的搭配,还要有规模效应,在国外通常运营商很小的时候,他会采用不同的手机。但是通常到了一定的规模,大概有了两三千万用户的时候,他一定全部自己采购定制手机。定制手机有几个好处,他能把服务与终端以及对用户所做的承诺都联系在一起:他的目标客户是谁,他为其推出什么服务,终端都是一体化的。第二运营商集中采购的价格要比市场上价格低,所以这个基本上符合所谓市场经济也好,资本主义大生产的规律也好……

王静:在美国基本都是定制的。

孟樸:欧洲其实大部分也是这样,你到欧洲去看,GSM手机不会比我们北京看到的CDMA手机款式更多,因为运营商把它的服务和用户忠诚度都要联系起来,所以运营商介入比较多。中国是一个相对特别的市场,就是我们运营商在终端上介入上相对比较少,同时又有那么多厂家做手机。但如果从符合市场规律来讲,这个市场根本容纳不了那么多手机厂家。

王静:所以说国产手机厂家前一段时间所谓集体跳水也不是偶然现象。

孟樸:这个确实,我们蛮早就看到这一点,我刚到高通的时候,也是负责芯片的部门,中国的CDMA厂家也是政府批准的,当时是19家。我当时在拜访厂商老总时就跟他们说:“ 这个市场上面容纳不下19家,但是现在我不知道最后谁会剩下来,现在我跟你们做一个约定,我全力支持你全力做到最后,看能不能做出来”我们对每个厂家都没有偏向,但最后还是会分出来哪些做得大,做得强,还有哪些做得小做得弱,这个是符合市场规律的。

王静:我们回到TD,你觉得TD手机是定制好还是象GSM那样好?

孟樸:我觉得还是定制,中国市场规模发展到今天这一步,假如像以前那种国有企业每个地区都要有个厂家的话,这对整个资源其实不是最好的搭配。但从消费者来说,消费者实际上不管你是2G,3G甚至1G,他也不管你哪个空中接口技术,他关注手机会从价格,外形、应用可用性等等方面来看。

3G和2G最大区别是什么?就是数据无线的应用,我们说3G是无线互联网,你是无线移动设备和宽带相连接,打电话2G的手机也能打,甚至1G手机假如有网的话也应该能用。但是运营商真正把这些服务提供出去的话,它整个平台的搭建,终端里面这些服务的内嵌,其中会有很多蛮讲究的事情要做,所以如果运营商能够规范手机,这无论对消费者还是业界来说,都会比较好。

王静:定制是否还有一个好处,就是终端厂商那儿的压力比较小一些,毕竟运营商向他定制。

孟樸:也不一定,运营商定制的话,终端厂商在市场里面消磨的时间会缩短,假如运营商采购,一次采购没有,两次采购没有,你就出局了。美国那么大的市场,每个运营商只有几个手机厂家订购,不会有那么多厂家在在里面做。因为运营商定制会符合市场规律。

王静:那么所有这些东西跟所谓知识产权其实没有太大关系?

孟樸:这跟知识产权都没有关系。

一起来跳舞腾讯版

烽火东周

格斗之皇飞升版

十一选五彩蟹助手